再过二十年就没人走亲戚了 事件最新后续来了!

图源:东方IC3年疫情,让今年的春节回乡之路显得有那么一点点陌生和遥远,但也更加令人激动和期待有的人,3年风风雨雨,只为一朝返家;有的人,只能在事业和生活的长跑中回一回头,仅仅看一眼遥远的故乡《IT时报》记者采访了8位3年未回家的人,有步履艰难的科技创业者,有7年未回乡过年的快递小哥,有数字化浪潮下的制造业厂哥,也有不必衣锦还乡的互联网打工人……他们只是缩影,忙碌且单纯,平静又真诚。

无论他们当下是否选择最终踏上春节的回家之路,家乡总有他们最想见的人、最想做的事在他们的心里,疫情之后回来的烟火味,每年年味最浓的地方必然是故乡归家有期!奔赴3000公里外仙叶(互联网大厂员工)最想见的人:。

亲人最想做的事:看家乡鹅毛般的大雪最思念的故乡美食:爸爸做的红烧肉上海到新疆库尔勒直线飞行距离为3341公里,自驾全程约4104.2公里,火车没有直达,需要先从上海坐火车到乌鲁木齐,费时41小时20分钟,再从乌鲁木齐坐高铁直达库尔勒,耗时3小时50分钟。

平日里,3000多公里的距离,最快也需要坐飞机中转费时1天才能到达然而在疫情的3年里,这3000多公里却成了仙叶(化名)与家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君问归期未有期,3年的时间,妈妈总是问仙叶,“今年可以回来吗?”“机票取消”“加班忙”“太不方便了就不回了”,这是仙叶3年中用过的各种理由。

疫情放开第二天,仙叶的妈妈就发来消息,“今年全家就等你回来了,我们都准备好了,都是你爱吃的菜”微信的那头,妈妈打字的速度都比平日里快了许多,仙叶能想象远方家人脸上灿烂的笑颜,这是在上海3年久未拥有的亲情,将当下略显单薄的情绪以及空洞的内心全部塞满。

2023年1月18日,仙叶终于踏上了归家的旅途,“心里其实很平静,这一天没有很远”早上9点,仙叶便到达了上海虹桥机场T2出发口,安检、托运、值机、中转北京,这一天风尘仆仆后的终点,是阔别3年的家乡对于回家,仙叶既想又怕。

想的是亲人,是爸爸做的红烧肉,是妈妈从早到晚的关心问候,是家乡鹅毛般的大雪,是库尔勒的一草一木不想是因为催婚的无奈今年要满30岁的仙叶,婚姻大事一直是家里最关心的但身处互联网行业,又是乙方运营岗位,工作上的忙碌总让仙叶无法将结婚提上日程,即便和男友已经恋爱3年,她依然认为自己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上海的房价、工作的忙碌,以及我和男友都没有为婚姻做好思想准备,都没有办法让我向父母交答卷。

”时常在视频里与爸爸争论,但父母总是唠唠叨叨个没完,这让仙叶倍感无奈“但他们也告诉我,婚姻的质量应该远高于结婚的速度”争吵后互相理解,但下一次也许又会继续提起这个话题,这事3年未能见面下的常态这趟归乡,仙叶有点怕的就是见爸爸,但她最想的,也是爸爸烧的一盘红烧肉,“上海吃了那么多红烧肉,还是我爸做的香。

”早在2022年11月上旬,仙叶就在公司嗅到了一丝危机2022年的互联网公司,被大众提及最多的就是“寒冬期”仙叶的公司也不例外,处于私域流量领域比较龙头的公司,在2021年还风生水起,但在2022年中,公司就遭遇了业务危机。

裁员潮开始蔓延在公司各个大小部门11月中旬,仙叶所在的部门拒绝了公司提出的业绩不达标年底降薪的协议“12月中旬,北京总部那边派了部门来和我们部门对接工作,那会我就知道,裁员已经轮到我了”最后一个月,仙叶在公司表现得比较小心,又有点随性,互联网打工人的标签即将被摘掉,对于自己,她没有任何怀疑,依旧充满自信。

她要奖励自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妈妈计划年后和我一起回上海过一段时间,我也可以好好陪陪妈妈”工作的事,当下仙叶不想再费神果然,1月17日上午,也是回家的前一天,公司的裁员通知及赔偿协议均由人事交到了仙叶手中,“赔偿到位,没什么可说的了。

”写好了交接文档,收拾好东西,仙叶就离开了待了两年的公司“心里没有失落,反而是放下”第二天她就要回到故乡,拥抱家人,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此刻失意17日晚上,仙叶又收到了第三方购票平台发来的短信,通知她,接到航空公司消息,25日她的返程中转机票——库尔勒飞郑州航班已被取消,原因未明。

“看,生活就是这么的出其不意”仙叶笑笑,又再次打开了购票平台,给妈妈和自己回沪重新买机票,时间尚充裕(IT时报见习记者 毛宇)跨过这道坎再回家侯浪(科技公司创业者)最想见的人:“雪中送炭”的兄弟最想做的事:

再走一遍儿时的上学路最思念的故乡美食:黄陂三合近几个月来,侯浪(化名)的日子并不好过他是一名科技行业创业者,创业方向是AI、节能赛道,与其他行业相比,虽然他的公司受疫情影响并不算太大,但其长达7年的创业之路再次走到了瓶颈期。

从一位创业公司老板的口中,很难听出负面情绪“我们已经与某巨头签下了合同”“我们的模式将很快在行业中复制”“我们的节能效率高达50%”“这个细分赛道的市场容量是100~200亿”……谈起刚刚放开的疫情管控形势,原来不喜言辞的侯浪忽然变得话多起来,从沉默到激情,背后或多或少透露出的反而是焦虑。

“这个春节肯定回不了老家了!”侯浪无奈地说,创业历程走到了关键时刻,“创业不就是一关一关地闯关嘛!”他的老家在武汉黄陂,疫情3年他都没有回去过,对于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来说,最让他牵肠挂肚的是年事已高的父母,“最近二老都阳过了,万幸,没有引发其他疾病。

”最近一段时间,侯浪与老家之间唯一的一次联系竟然是——借钱他想了很久之后,拨了一通电话,那头是他中学时的“铁磁”20多年来,两人的联系断断续续,并不算非常热络,但当侯浪说出一个数字的时候,对方二话不说就把钱打过来了。

一切都是老套的剧情侯浪说,只是应个急,周转一下,第二天就能把钱还上“铁磁”回答,没问题结果,至今一个月过去了,侯浪仍没把钱打回去而家乡那边的兄弟似乎也很清楚,彼此心照不宣,这钱就是用来江湖救急的,还不还、怎么还都是后话,只盼侯浪能挺过这个年关。

这种朋友之间的看似疏离却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关系,又何尝不像人们与家乡之间的时空纽带,看似相隔千万里,但却从未分离侯浪回忆,小时候他家在黄陂当地算是经济条件不错的,按照当地的习俗,他曾被人背在一个竹篓里送去幼儿园,根本不用下地走路。

再后来,去读书路上的同伴就常常是这位借给他钱的“铁磁”了侯浪说,如果今年春节能回家,最想见的除了老父母,就是这位“雪中送炭”的兄弟,他更希望来年公司发展越来越好之后,再回去跟兄弟把酒言欢提起家乡的美食,侯浪认为自己是一个对美食钝感的人,再加上专注于创业和工作,更是无心品味美食带来的快感。

对他来说,藏在记忆中的美味是在黄陂和武汉都非常有名的“黄陂三合”,由鱼丸、肉丸和肉糕组成,又叫“黄陂三鲜”,素有“没有三鲜不成席,三鲜不鲜不算好”之说“现在买到的‘黄陂三合’多是饭店、餐馆制作的半成品,哪里还有小时候的味道。

”说到这里,侯浪顿了顿,“那个记忆太久了,很多年没尝到过这口了,也许变的是我自己吧”其实,侯浪最近正忙着为自己的公司“找钱”,或者说融资他后悔自己当初太自信,把鸡蛋都放在了一个篮子里,一条路走不通之后,变道显得迟缓了,这才导致当前的窘境。

好在他是一个连续创业7年的“老兵”,而自己的公司也不是靠烧钱走到今天的,这是他和公司都具备的韧劲其实,侯浪的创业与家乡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公司的创始股东里有家乡人,公司的第一个重要客户也来自家乡,不过侯浪暂时还没有把公司搬回老家的想法,“但也不是不能动,发展需要去哪里,咱就去哪里。

”“当前大环境形势一片大好,‘双碳’的国家层面战略都出台了,各行各业都动起来了,我所在的赛道空间非常明确,只要把握住机遇,做好产品,我们大有可为……”谈起自己公司在兔年的发展前景,侯浪又开启了“话多模式”。

(IT时报记者 王昕)7年未回家,7个春节送快递任保强(京东快递上海庄行站快递员)最想见的人:劝自己别辍学的老师最想做的事:装修老家的房子最思念的故乡美食:奶奶做的饭菜和饼

任保强已经7年没有回过老家,今年是他在上海过的第8个春节,他会像往常一样送快递思乡之情积攒了许多,任保强所在的京东快递上海庄行营业部,将有一半的同事回老家过年然而,任保强还是那个坚守的快递小哥7年前,他加入京东快递,变成了乡里乡亲熟悉的京东小哥,从此,上海一家。

工厂里便少了一位任劳任怨的机修工疫情防控政策放开后,京东快递上海庄行站25位快递员,至今只有3位没有阳过,而任保强就是其中之一“第一批去北京支援时,我就想去,但上午通知下午就出发,家里没协调好公司平时给我们那么好的待遇,我们应该在被需要时站出来。

”2022年12月29日,他还是按捺不住,来到杭州支援,因为此时妻子刚从核酸检测的岗位上退下来,才得以照顾家里两个娃,他的另一重身份是90后二宝爸上海疫情管控的两个月里,他一直在外面送快递村里的工作人员看他和同事窝在面包车上睡了十几天,便在村委会会议室里给他们挪了块地方打地铺,一个小小的会议室便睡了四个人。

当时办公室、会议室既是小区里最忙碌的办公场所,也是最拥挤的“宾馆”所幸,京东下发的行军床、泡面、自热锅等生活必需品来了,还给他们找了宾馆落脚送了7年快递,他成了附近几个小区最“老”的京东小哥,跟村委会工作人员、客户都成了老朋友。

他一边送快递,一边当志愿者凌晨3点起床配送物资,帮有基础疾病的老人配药两个客户一直在京东买奶粉,可当时宝宝常喝的奶粉发货有所延迟,其中一位宝宝容易过敏,妈妈不敢换其他奶粉,竟然第一时间想到了京东小哥,任保强二话没说,义务帮客户跨区买奶粉。

其实,早在2021年夏天台风来袭时,任保强就加入了上海志愿者团队,也是在这一年,他提交了入党申请这是他在高中时便未了的心愿,“当时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能入党”“做梦回过老家,去老家的房子里看了看,去村子里转了转,跟朋友们见面闲聊。

”说着说着,电话那头的声音便有些哽咽,“最想吃奶奶做的饭菜和饼,但是再也吃不到了最想见高中的一位老师,但是不敢见”高一,对任保强来说,是变故上晚自习时,村里有人来报信说,奶奶走了在上海打工的父母来不及赶回老家,料理后事的重任落到了一个高中生身上。

也是那一年,父母让他放弃学业来沪打工,“家里穷,在上海打工一个月赚一万块,你还是跟你哥哥一块来上海找工作吧”于是,他便在万般不舍中辍学只有一位老师一直打电话劝他重回校园,在老师眼中,他是一块读书的料,数学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

多年后,任保强也成了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在上海月入过万,有五险一金,买房有望但是,他仍旧觉得自己没有衣锦还乡的资格“也想过偷偷回老家,把老家的房子重新装修一下但现在两个小孩都在上海读书,也想能在上海扎根买房。

”那个回不去的家乡,对任保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份激励他在上海努力工作的重量又是一年春节,为了让春节留岗的一线员工踏实过年,京东物流准备花掉5亿元,用在这些无法回家过年的员工身上大年三十下午,任保强将去火车站接父母,他们从老家山东聊城远道而来,为的是一家六口在上海整整齐齐过大年。

(IT时报记者 孙妍)三年没回家,今年依旧“在岗”李成林(圆通快递长宁新世纪网点老板)最想见的人:七十多岁的奶奶最想做的事:祭奠祖先最思念的故乡美食:枣庄特色的羊肉汤

说起来,长宁区新世纪的圆通快递网点老板李成林已经有3个春节没回山东枣庄的老家了今年,他依旧留在上海过年回顾刚刚过去的2022年,对李成林来说,注定是忙碌且艰苦的一年,苦中作乐成为这一年的常态不过,也是在这一年,他收获了人生中最大的惊喜。

那是2022年的元宵节,一声啼哭从产房里传出,他的女儿出生了在门外焦急等待的李成林终于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是,喜悦的心、颤抖的手以及湿润的眼眶,2022年最美好的事降临到他身上2022年3月12日,上海疫情形势日趋严峻,长宁区新世纪的圆通快递网点以及员工宿舍因此封控。

一方面是为了让客户尽快收取快递,另一方面想为女儿多挣些钱于是,李成林带领10个快递员,开着一辆货车、一辆面包车和一辆汽车,白天继续派送,晚上就住在停车场“快递员出来时已经带好行李,车上睡满了,就将垫子铺在地上睡。

”李成林说囤好的面条、鸡蛋和青菜,成为他们每天的伙食,就这样坚持到2022年4月1日浦东浦西都按下“暂停键”去年国庆期间,原本快递网点不放假,但是考虑到上半年的封控,快递员们都压抑了许久,李成林先让一部分快递员回家休息,另一部分每人多承担一份工作,节后再安排调休。

安排好了员工,李成林自己却没有休息,快递员、司机、分拣员,哪项工作有空缺,他就顶替哪里“什么老板不老板的,我就是一块砖,哪有需要往哪搬” 李成林说这也成为他今年春节没法回老家的主要原因,因为疫情,这3年,很多从外地来上海的快递员也许久没有回老家过年。

作为老板的李成林,深知他们的感受,这次他让外地快递员返乡同时,作为“大管家”的他,也知道自己的责任,坚守岗位成为唯一选择为此,李成林提前将父母接来上海,“只要一家人能团聚,在哪不是过年”当提及老家最想见的人时,七十多岁的奶奶,就是李成林唯一的牵挂。

虽然奶奶的身体还算硬朗,但还是经不起长途奔波,也因此没有接来上海不过好在有叔父和姑姑们照顾,也可以跟奶奶视频通话,让李成林思念之情缓解不少尽管春节没能回老家,但年后只要有机会,李成林就一定会回去他也早已计划好回老家要做的事,一是回奶奶家看看她老人家,二就是去扫扫墓,有空余时间再去其他亲戚家走走,最后再喝上一碗枣庄特色的羊肉汤。

说到美食,李成林的话匣子一下就被打开了“毫不夸张地说,我们那的羊肉汤,隔着一整条街就能闻到香味羊肉肥美、肉嫩;汤色纯白,味鲜,尤其是冬天喝上一碗,从头暖到脚;再配上一个煎饼果子,干活都充满力量还有……”一碗羊肉汤带来的是一段回忆,温暖了李成林的心,更寄托着游子的思乡之情。

“2023年,生活上,我希望女儿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成长,有空就多陪陪她,争取年后带她回一趟老家;工作上,有了2022年的经历,感觉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希望快递员能顺顺利利,自己也能保持‘战斗力’,创造更大的效益。

” 李成林道出了他的新年愿望(IT时报见习记者 沈毅斌)恋家的新老“厂哥”甘传明、韦伟明(五菱汽车“厂哥”)最想见的人:家乡的父母亲最想做的事:和爸妈一起旅游、带孩子去动物园最思念的故乡美食:妈妈做的红烧排骨

“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1月17日,从柳州开往贵港的动车上,甘传明正透过车窗,欣赏着沿途的风景,耳机里传来《稻香》的旋律,螺蛳粉、金桔等柳州特产堆在座位旁这是他第一次自己挣钱为家里买年货,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父母喜悦的表情。

2022年7月,学习机械专业的甘传明刚刚踏入社会,在同学的介绍下,通过面试进入五菱场景驾驶部,成为一名开发工程师“因为专业并不算非常对口,我刚上岗的时候才知道,有许多新知识、新技术需要学习”这也让甘传明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部门经理让他3个月完成一个数据处理的编程项目对编程了解不深的甘传明,只能通过五菱官网和B站寻找教学资源进行自学,老员工看到他如此努力,也会传授一些经验,引导他去完善程序程序的试用过程才是最困难的,甘传明常常因为编辑错误或漏洞,被系统警告。

于是,他便不厌其烦地重新学习尽管过程比较艰辛,但最终还是完成了经理安排的项目“现在回过头来看,边学边干让我得到锻炼,成长了许多”甘传明说与初出茅庐的甘传明相比,韦伟明是一名摸爬滚打多年的“厂哥”2007年,从南宁乡村来到柳州五菱厂工作的韦伟明,如今已经从发动机装配的一线员工升职到一线管理岗。

2022年11月11日,一年一度的柳州市数字化班组长综合技能竞赛拉开帷幕曾在2020年获得优秀班组长荣誉,并连续参加过3届的韦伟明,再次报名,与其他企业1000多名选手一决高下但韦伟明并没有将战胜对手、赢得奖项当作目标,他更希望通过竞赛,学习各个单位优秀高效的管理方法,以此来提升自己的管理技巧。

前两届竞赛,韦伟明在质量把控和现场管理上收获了新的见解,第三届新增的数字化项目,更是让他认识到工业数字化的重要性“今年我还会继续参加,期待能从中学到更多知识,充实和提升自己”韦伟明说父母无疑是甘传明这次回老家最想见的人。

“上半年我被封控在学校,下半年我又开始工作,已经有一年没见到父母了”而妈妈烧的家常菜,也许没有饭店的好吃,却成为甘传明最想念的家的味道在“评选”妈妈做的最好吃的菜时,他陷入了纠结,因为每一道菜都蕴藏着专属于他的回忆。

“红烧排骨”,思考许久后的甘传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排骨软烂入味,搭配上妈妈调制的微甜酱汁,味道早已刻入甘传明的记忆中;上大学后,只有寒暑假才能吃到“家的味道”;如今工作了,回家的机会越来越少,每一顿饭菜都值得珍惜。

今年春节,甘传明特意提前回家,他想和父母好好地出门旅游一次,目的地不需要太远,时间也不必很长,只要能与父母享受旅游的过程,就是他最想做的事韦伟明有两个孩子,平时他与妻子忙着上班,孩子无人照顾,于是,他便将母亲接来身边,而父亲则选择留在老家,一晃,已经过去9个年头。

虽然每年都会回去,但父亲一直是他的牵挂今年,韦伟明决定带上自己的两个孩子回到南宁老家,看看许久未见的父亲,让爷孙三人好好“闹一闹”顺便也为村里新起的房子,增添一些家具,好好装潢一下“有时间的话,我还想带孩子们去一次南宁动物园,看看抖音上爆火的‘丢那猩’。

”经历了3年疫情,如今韦伟明最大的新年愿望就是,家人和朋友身体健康,平平安安过好每一天“2023年,我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上取得更大的进步,收获更好的资源,下次带更多更好的年货回家同时还希望每一位员工都能健康开心,将所有的不顺心都留给过去的2022。

”甘传明祝福道(IT时报见习记者 沈毅斌)今年的春年,意义不同李萌(半导体公司销售工程师)最想见的人:生病住院的外公最想做的事:和家人多待一会儿最思念的故乡美食:扎肝

因为疫情,2022年3月就收到上海一家半导体公司offer的李萌(化名)直到6月才正式入职,从家乡江苏溧阳来到上海这是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岗位是销售工程师在此以前,李萌对半导体行业的了解只限于“是个很火爆的行业,属于朝阳产业。

”工作大半年,她渐渐了解半导体行业的上下游产业链,同时也从业务角度理解了芯片自主研发能力对于整个行业的重要性“卷”,是李萌对于工作最明显的感受每天早八晚八,加班严重时连续半个月都没有休息日,出差频繁,工作半年多以来她仅休息过两个完整的周末,一些年轻的同事因为工作压力大,做了两三个月就离职,李萌所在的小组目前只剩下她一个人承担全组的工作。

除了自己所在的销售部门,最“卷”的莫过于技术部门之所以卷,人才紧缺是关键,随着公司业务不断扩大,招聘标准也越来越高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关键是“钱”和“人”,数据显示,从薪酬平均同比增速来看,半导体开发岗领涨。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年版)》显示,我国集成电路人才在供给总量上仍显不足,到2022年,芯片专业人才缺口预计超20万人对于李萌来说,吸引她留在这个行业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薪酬,和大多数同学相比,李萌的薪酬明显高于他们,虽然工作很卷,但她对自己目前的工资也比较满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对这个行业的未来保持乐观。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物流停滞对公司供货产生了一定影响现在,形势好转,公司回到正轨,李萌明显感觉业务量与客户需求逐步增加,而她也相信未来半导体是个充满机会的产业这是李萌踏入职场后的第一个春节,同事中有很多人,因为疫情3年来没能回家过春节,这次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

他们之中有些人曾在大年三十晚上自己做上一桌饭菜,与家人视频“云”过年,也有人怀念老家整夜的烟花洋溢的浓浓年味李萌也第一次感到如此期待过年,以往在家待的时间久了,感觉年味越来越淡,春节好像可有可无但今年,春节的意义又开始变得不同,对她来说,回去后最想做的事是和家人多待一会,见见一起长大的朋友,看看自己来上海前领养的小猫咪。

李萌最想见的人是外公,2022年10月,外公突发脑梗住院,至今仍然离不开家人的照顾,一直没能回家的李萌只能通过父母的只言片语了解外公的病情李萌对于外公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每天能喝点小酒、时不时还出去旅游的身体硬朗的小老头。

家乡的特产扎肝是李萌最想念的美食,每年春节,外婆做的扎肝、灌香肠、拌菜、鸡蛋肉圆都是年夜饭桌上的保留菜单,但今年外婆一直在医院照顾外公,“不知道这次回家能不能吃上,但更希望外公能尽快恢复健康”(IT时报见习记者 贾天荣)。

没回家的这三年,经历着“寒冬”王柠(互联网大厂员工)最想见的人:外婆最想做的事:和家人打八十分最思念的故乡美食:老奶奶牛肉面、赤豆酒酿、麻辣烫今年是BAT互联网大厂员工王柠(化名)3年来第一次回安徽老家过春节。

过去几年,王柠所在的杭州疫情管控异常严格,而像她一样因为各地政策不同,回家困难的同事比比皆是对于这些在城市打拼的互联网打工人来说,不仅回家难,节后返岗更折腾,所以春节不回家成了最好的选择王柠记得,虽然大厂工作压力大,但以往春节前一个礼拜,大多数同事都会请假回家。

但这几年大家已经不再请假,因为知道即使请假也不回去这三年春节,也是王柠感到年味最淡的三年,没有串门和拜年,也没有烟花爆竹,最多是跟“留守”的朋友们一起吃一顿年夜饭最让王柠印象深刻的是2020年春节,那时候疫情刚刚出现,她头一次过了一个如此“不一样”的春节,大家严阵以待,却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时杭州小区甚至不接受租客们返回自己住的地方,得先找个酒店自我隔离14天这对王柠冲击很大,“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也不了解新冠到底是什么,突然发现这个你工作生活很久的城市好像变得不认识了”后来两年,王柠和周围的人慢慢已经习惯。

一直在变化的不单单只有疫情形势,2022年,全球也在经历着一场寒冬让王柠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做线下餐饮店的朋友,在上海开了20多家连锁餐饮店,突然有一天问她要不要买小火锅的炊具,22元一个,“他所有的店都关了,经营不下去了”。

王柠还有一个做线上信息流的朋友,公司经营每况愈下,已经到了勉强维持的阶段这些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让王柠感到去年大家都很难,周围很多互联网行业的同事也经历了“被优化”在王柠看来,互联网是一个风向标,起初政策、经济红利最先发生在互联网。

一旦寒冬来临,最先感知到的也是互联网王柠说:“大家更有危机感了,以前进入大厂的门槛比较高,但你一旦进入,工作压力虽然大,也能逐渐适应这里的‘水温’和运作模式但从去年起,很多人开始为自己的生存担忧,以前我们考虑的是今年能分到多少利润,现在却要考虑我明天还能不能在这里。

”行业环境的变化,让在大厂打拼7年的王柠对互联网有了更多的理解与思考,而3年的疫情,又让她对实体经济有了更多的期待“以前我觉得互联网可以改变世界,但疫情后,我发现很多问题需要线下支撑互联网可以帮助简化很多流程,但它不能给到你真正实质性的帮助,很多机遇、社会责任更依赖实体经济。

”这几年,王柠周围从大厂出走的创业者变少了,多的只是不得不从互联网走出来的人“当你在大厂干得风生水起,每个人都觉得出去可以干一番大事业,但是当疫情3年后,我身边真的有勇气从大厂走出去创业的人非常少,大家想的是先在大厂活下来。

”随着疫情政策的放开,王柠的朋友圈里,越来越多3年没回家的同事晒出了即将回家过年的喜悦今年春节,她打算回安徽芜湖老家,看望三年没见的外婆说起最想念的美食,王柠如数家珍:老奶奶牛肉面、赤豆酒酿、麻辣烫……关于春节回家最想做的事,她说:“想一家人围在一起,打八十分!”。

(IT时报见习记者 贾天荣)作者/ IT时报记者 王昕 孙妍 见习记者 沈毅斌 贾天荣 毛宇编辑/ 王昕 潘少颖 挨踢妹 排版/ 季嘉颖图片/ 采访对象 东方IC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春去春回》IT时报年度视频那个悲喜交叠的春天过去了一个人间美好的春天回来了寒尽春来与你同在《IT时报》年度视频即将上演你猜,今年谁是主角?我们都是主角在春去春来中,做更好的自己1月20日,我们一期一会

本文由小萌宠于2022-10-15发表在晨夕宠物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链接:https://www.chenxi521.com/zatan/201756.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