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琴杀 是什么样的呢?

一:琴师血案云台山下有个云台府云台府就是魏晋名士嵇康的故乡这里的才子佳人,大多精于琴道县内制琴的作坊也有七八家云台府出产的七弦古琴,因其选料精良,音色纯正,而声名远播云台府的府台就是牛睿,牛府台这天正在县衙的后花园摆宴,招待自己的恩师——原大理寺正卿裴昶裴大人。

裴大人月前辞官归籍,路过云台,一尽地主之谊的机会牛睿自然不会放过

裴大人神情矍铄,须发皆皓,他可是朝廷有名的能臣,裴大人主持大理寺的时候,断案如神,被满朝文武百官视为楷模两个人推杯换盏,喝得兴起,忽见守门的衙役跑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气喘吁吁的云台山地保云台山地保一脸慌张,他跪地大叫道:“牛大人,不好了,柳琴师,柳琴师死在了山上的土地庙中!”。

裴大人一听发生命案,他一推酒杯说道:“牛府台,公务要紧,你还是领人先处理案子吧!”柳琴师姓柳名远山,是云台府的第一制琴师,他怎么会在荒庙中无端丧命呢?牛府台一行人来到了凶案现场,衙役刚一推开虚掩的庙门,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熏得牛府台差点呕了出来。

柳琴师被利刀刺中了胸口,他的尸体呈大字型仰身倒在了血泊之中土地庙中的老和尚就死在了柳琴师的旁边牛府台在满是荒草和鼠屎的庙内仔细查验一番,除了地上凌乱的脚印外,他还在地上火堆的余烬中找到了几块烧剩下的黑布片。

可是这点线索也不足以框定凶手,侦破血案呀牛府台不甘心,他最后蹲在了柳琴师身边,他盯着柳琴师尸体的右手,不由得“咦”了一声尸体右手的食、中和拇指捏到一处,并做勾紧状,这个莫名的手势,不仅奇怪,而且诡异,难道死者留下这个手势,是给破案者留下了什么直指凶手的线索吗?。

牛府台想痛了脑袋,也是没弄明白这个的手势的寓意他一摆手道:“把两具尸体抬到县衙,通知仵作查验,然后叫苦主认尸吧!……”柳琴师的尸体刚被抬回到了县衙,县衙大堂上立刻哭声一片原来柳琴师的管家柳福一大早,就拿着一封绑匪的勒索书信,到县衙报案来了。

柳琴师五天前便被绑架,直到昨天晚上,柳府才接到了绑匪的勒索信——那信上写得明白:想叫柳畅活命,先拿五百两银票,然后再把他新近制作的虎啸琴送到云台山前的古松下!绑匪为了证明柳琴师确实是在自己的手中,信的背面还附有一段柳琴师亲手画上的琴谱!

柳琴师的老伴一个月前去世,他的儿子柳畅远在八公山朝天观中习武,柳府现在主事的只有老管家柳福一个人昨天晚上,柳福接到绑匪的勒索书信,他哪敢怠慢,一边派人骑马去通知远在外地习武的柳畅一边把银票和虎啸琴送到了绑匪指定的地点。

可是时间过了一整夜,柳琴师却没有回来,柳管家觉得事情不妙,他就拿着绑匪的书信,到县衙报案来了现在柳琴师的尸体已经被抬回到了县衙,目前剩下的就是如何捕到行凶的绑匪,替柳琴师报仇雪恨了!二:九指任二县衙的捕头经过了两天的调查,也没有觅出丝毫关于血案的端倪。

在朝天观学武的柳畅接到消息,他骑快马终于赶回了云台府柳畅风尘仆仆地赶回家里,他急忙买回棺椁,给父亲操办丧事裴大人瞧着牛府台因破案不利,愁眉苦脸的样子,他拍了拍牛睿的肩膀,说道:“柳琴师殒命荒庙,我们到柳府吊唁一下亡人去吧!”。

牛睿一个人在县衙里发愁能有什么用,到柳府转一圈,没准柳畅还能提供点什么破案的线索呢!两个人手提纸钱银锞,坐车来到了柳府,柳福腰上系着白布的孝带,他左手拎着三个喝剩下的草药包,正往离门不远的垃圾堆里仍呢柳福一见两位大人前来吊唁,他急忙跑进府门报信,不大一会,身披重孝的柳畅就接了出来。

柳畅两眼通红,神情悲愤裴大人安慰了柳畅几句,然后在柳琴师的棺椁前焚化了香锞纸钱,祭拜已毕,柳畅把两位大人让到中厅落座,他亲手给两位大人倒上了两杯明前茶三个人还没等说上两句话,柳福就跑进来禀报——外面又有客人前来吊唁,柳畅急忙告了一个罪,跑到前厅去招呼客人去了。

中厅内只留下柳福照顾着两位大人裴大人对眼圈发黑,一脸倦色的柳福问道:“老管家,柳府正在操办丧事,府中的仆人都到哪里去了?”柳福叹了一口气说道:“柳少爷怪府中的仆人们保护老爷不利,他们都已经被开除回家了,老奴不是把柳少爷自小带大,颇有小功,我恐怕也得……咳!”

牛府台叹了一口气道:“柳公子的心情可以理解!”牛府台讲完话,他一歪头,就见墙角的八仙桌子上供了一旧一新两个灵牌,两个灵牌上分别写着——亡妻柳齐氏和亡妻柳姜氏之灵位柳福见牛府台露出探究的神色,他低声一解释,牛府台才明白了过来。

10年前,柳琴师的原配妻子齐氏病死,柳琴师又续弦姜氏可是一个月前,姜氏却患病身亡了柳畅是齐氏所生,姜氏进门,柳琴师就把柳畅送到八公山习武去了裴大人连说家门不幸,他喝完茶水,走到厅中的一个柳木琴案前,琴案上放着一把柳琴师用过的古琴,古琴的旁边还有一册《古今琴谱》,他拿起了琴谱刚翻了几页,柳福就踌躇着走了上来,他低声说道:“两位大人,我知道柳老爷临死前留下的那个手势的寓意!”

柳琴师不仅是个制琴的高手,他还是一个出色的乐师,每当弹奏古琴前,他启手拨弦,两手都是那个捏指的手势柳琴师临死留下了这个动作,莫非暗指的就是——凶手和弹琴有关?裴大人若有所思地点头,他指着柳琴师用过的古琴和琴谱说道:“这两样东西我要带回研究一下!……”。

裴大人回到了县衙,先把古琴放到了炕桌上,然后他指着那封勒索信背后的琴谱对牛府台说道:“你把这段琴曲,弹给我听!”柳琴师的这把琴,名叫——春旭此琴是用百年梧桐木所制,一经弹奏,琴声真如春日暖阳,和风柳浪,令人陶陶欲醉,如饮甘酩。

牛府台将勒索信背后的琴曲弹了一遍,这首琴曲不长,可是技法难度却不小,裴大人看着牛睿在琴弦上飞舞的手指,他的眉头中间已经拧成了一个大疙瘩牛府台将琴曲弹到第三遍的时候,裴大人上前一把,抓住了他左手的大拇指,裴大人叫道:“我知道谜底了!”

古琴琴声虽然幽静清越,可是技法复杂,颇为难学弹奏古琴,须两手齐动,右手的技法有——劈、托、抹、挑、勾、剔、打、摘而左手的技法是——吟、猱、绰、注、进、退、分、开,两两相加,一共十六种技法弹奏古琴,除去两根小指头不动,需用余下的八根手指做工,一根手指要单独施用一种或者两种弹琴的技法。

牛睿弹奏柳琴师留下琴曲的时候,他一共用了十五种技法,独缺左手大指需要表现的“吟”技呀!换句话说,弹这首琴曲的时候,牛睿的左手拇指未动!牛府台素日里对《奇案录》和《辨奸传》多有研读,柳琴师在琴曲中去掉大指不用,他定是传递了这样一条信息——凶手的左手大指一定有什么问题!

三:名字辨凶九指虎任二被县衙的公差们绳捆索绑地抓了回来,任二可是云台府最有名的无赖泼皮半个月前,任二在大牢中才被放了出来,如果这桩绑架杀人的案子是他做的话,任二该领重罪,他也就算混到头了!任二的左手大指在械斗中早就被人砍掉,所以被人称为九指虎。

琴曲中的“吟”和“任”是同音,柳琴师借助琴谱,暗指的杀人凶手就是——任二任二跪在大堂上,一口否认杀了柳琴师十几个衙役到任二住的破屋子里一找,竟在屋内的砖缝间,找到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经过柳府管家的指认,这张银票就是他们送给劫匪的那张。

牛府台指着堂口放着的刑具,对着任二吼道:“人赃俱再,你还敢狡辩?要知道王法如炉,小心本官大刑伺候!”任二吓得一边叩头,一边扯开嗓子叫道:“牛大人,我真的没有杀人,我这张银票是从5个黑衣绑匪手里抢过来的!”

牛府台自然不信任二黑吃黑的鬼话,一拍桌子喝问道:“那把虎啸琴被你藏到哪里去了?”任二武功高强,他在山中遇到了那五名绑架柳琴师的劫匪,他不仅杀散了那五个黑衣蒙面人,还抢下了他们包袱内的银票和古琴任二只拿了银票,那张还未油漆的古琴便被他丢到了一座断崖下!。

牛府台“哼”了一声道:“先是山中巧遇,接着又是丢琴下崖,你这谎话编得实在太离谱了吧?给我狠狠地打!”如狼似虎的捕快扑了上来,按住任二就是一顿狠揍,任二鬼嚎道:“我招,我招,不是巧遇的!”任二在怀中一掏,竟从衣袋底取出了一张小纸条,那张纸条上写着8个字——速去云台山土地庙!

牛府台拿着纸条,那纸条上的字写得很是潦草,好像极力隐藏着笔迹的样子他一见再问不出什么口供了,便命捕头们到云台山的断崖下去取那张虎啸琴,两个时辰过后,那把尚未油漆的虎啸琴便被取了回来,虎啸琴被任二丢到崖下,琴囊却被崖底的松树枝挂住,虎啸琴虽说完璧无损,可是崖底却是血气冲天——那十几名捕快转到崖下,竟发现了五具尸体,这五具尸体便是那五个黑纱布蒙面的绑匪。

这五个绑匪皆是云台府的鸡鸣狗盗之辈任二看到那五具血淋淋的尸体,吓得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大声叫道:“冤枉,牛大人,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冤枉呀!”证据确凿,任二还在矢口抵赖,牛府台一声令下,牢卒们冲上来,“噼噼啪啪”地先赏了任二一顿耳光,然后用重枷把他锁了,九指虎任二就这样被丢进了狱内的死牢。

牛府台退堂,他草草地吃了半碗饭,可是倒在床上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第二天一大早,牛府台就拿着任二的口供和那张纸条找裴大人来了裴大人看完口供和纸条,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是任二是黑吃黑杀了人,他绝对不会把弃尸之地轻易告诉府衙呀!”。

牛府台说道:“这也是我心内起疑的地方!”如果照目前掌握的证据,粗略地分析一下,这件七尸血案并不复杂——先是五名绑匪绑架了柳琴师,绑匪们取得了价值不菲的虎啸琴和银票后,便杀了土地庙中的老和尚和柳琴师绑匪们离庙逃走的时候,遇到了黑吃黑的任二。

五名绑匪被杀,任二最后落网,案情结束任二衣袋里的那张纸条有两种解释,一是他得意洋洋,忘记撕毁;二是他故意留下来当证据,毕竟绑架勒索和黑吃黑不是一个罪过!

两个人正在研究案情,忽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牛府台开门一看,竟是守门的衙役,这个衙役躬身禀报道:“牛大人,柳畅和南平县镖局的赵镖头求见!”那张虎啸琴,就是柳琴师给赵镖头订做的赵镖头已经付了一千两银子的订金,虎啸琴现在失而复得,柳畅这是带着赵镖头来取琴的。

虎啸琴虽然是此案的重要的物证,可是现在案情基本查清,牛府台也是没有据琴不还的道理赵镖头拿着虎啸琴,他千恩万谢地离去了看着赵镖头的背影,裴大人说道:“派人盯着这个赵镖头,看看他把虎啸琴最后送到谁的手中?”。

赵镖头是个练武之人,那手指粗得和萝卜一样,手指的指尖更没有琴茧,很显然,这把琴他不是给自己用的盯梢的衙役一直跟到了六十里外的南平县,直到晚上的时候,衙役才匆匆地赶了回来赵镖头回到南平县,他先去漆行,给虎啸琴上了一层琴漆,琴漆风干后,他竟把这张琴给李家米行的李掌柜送了过去。

再有三天,李掌柜的女儿李艾艾就要嫁给炅家的大公子了炅家老爷就是炅沐雨,炅沐雨可是云台府商会的会长他家住南平县,南平县归云台府管辖,这门亲事,南平县为之都轰动!果然第二天上午,炅沐雨便派管家给牛府台送来了亲笔书写的烫金请柬,裴大人看罢请柬,他兴奋得一拍桌子道:“两天后,咱们到炅家讨一杯喜酒喝去!”

牛府台虽然口里答应,可是背地里却一个劲地咧嘴,为了破案,他们先到柳府去祭拜亡人,可是折腾半天,什么线索也没得到为了缉凶,他两天后还得跟着裴大人去喝炅家的喜酒,如果吃吃喝喝就能破案,那天下一定早就太平了……。

四:真正秘密炅府娶亲,张灯结彩炅沐雨听说裴大人和牛府台前来祝贺,他急忙亲自接了出来宴饮以罢,裴大人一指李艾艾小姐嫁妆中的那张虎啸琴,说道:“难得如此良宵美景,老朽愿意为大家弹奏一曲,以助酒兴呀!”虎啸琴不愧是柳琴师制作的名琴,一经弹奏,琴弦上立刻响起了龙吟虎啸般的声音。

宾客们听裴大人一首琴曲弹完,不由得一起鼓掌喊好裴大人弹完琴曲,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四下一抱拳,说道:“古人曰——诗言志,琴咏物,再座也有很多琴曲高手,我倒要考考大家,老朽刚才弹奏的琴曲中,一共出现了几种吟咏歌颂的景观事物?”

参加炅府婚礼的宾客中,果然有很多操琴的高手,经过大家的分析,裴大人弹奏的琴曲,共分五段,这五段分别表现的是太阳、火光、流水、秀木和雨露这首琴曲就是柳琴师的遗作此曲虽然不长,可凶手的名字就隐藏在太阳、火光、流水、秀木和雨露这五种事物中。

裴大人讲完,宾客们都愣住了太阳、火光、流水、秀木和雨露确实可以组成一个名字,这个人的名字就是——炅沐雨炅沐雨坐在主位上,正频频地劝大家饮酒呢,他听裴大人把话完,急忙摆手道:“炅某和柳家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怎么会谋害柳琴师的性命呢,裴大人,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呀!”。

牛府台暗中连拉裴大人的衣襟,炅沐雨在南平县中,手眼通天,凭一首琴曲,就说他为六尸案的幕后元凶,这可真的有点武断了裴大人拿出炅沐雨的请柬和那张怂恿任二黑吃黑的纸条,这纸条上的字和炅沐雨写在请柬上的字一模一样。

裴大人说道:“炅沐雨,你看看这张纸条,你敢说这上面的字不是你写得吗?”炅沐雨看罢纸条上的字迹,他也是愣住了,这上面的字,真的很像是自己的笔迹呀!炅沐雨抹了一把冷汗,他哆嗦着嘴唇道:“诬陷,这一定有人在诬陷本会长呀!”

裴大人转头对身后的衙役道:“炅沐雨是不是杀死柳琴师的真凶,押回云台府审完再说不迟!”炅沐雨的儿子炅金郎身穿红袍,头插宫花,正美美地当新郎官呢,他一听父亲被抓,抄起腰刀就冲了过来,牛府台大喝一声道:“保护裴大人!”三名衙役护住了裴大人,另外四名衙役抽出铁尺,围住了炅金郎,炅金郎武功虽高,而是架不住衙役人多,半柱香的时间后,炅金郎便被衙役们撂倒再地,然后用绳子绑了起来。

裴大人来到“嗷嗷”怪叫的炅金郎身边,俯身低声说了一句——今晚小心自己的人头!裴大人讲完后,头也不会,押着炅沐雨便离开了南平县炅沐雨被抓,婚宴再也办不下去了,宾客们纷纷知趣地告辞,炅金郎骂道:“滚,都给我滚!裴昶,牛睿你们两个昏官,爷爷我明天就进京告你们的御状去!……”炅金郎领着四名武功高强的护卫,气呼呼地回到了新房,他刚打开新房房门,便发现新娘子满脸是血,昏倒再地,他还没等张口喊叫,门后一柄冷气森森的宝剑冲着他的咽喉便猛刺了过来。

炅金郎吓得闪身急躲,那把锋利的宝剑把他的左耳挑豁,鲜血“唰”地一声,直淌了出来保护炅公子的四名护卫都是武功高手,四个人拼死血战,最后伤了那名黑衣刺客,黑衣刺客一见不能取胜,最后跳墙落荒逃走了那名黑衣刺客逃出了南平县,他骑马一路飞驰回到了云台府,他刚刚在荒郊的一颗大柳树旁下马,还没等取出树洞中的衣服换上,就听四周一片锣响,三五十名捕快高举火把,一起冲了出来,捕快手中的捕刀,一起指向了那名黑衣刺客。

牛府台和裴大人并肩站在队伍的后面,牛府台指着树下的黑衣刺客,叫道:“大胆凶手,你还不束手就擒吗?”黑衣刺客也不说话,他晃着手里寒光闪闪的宝剑,看来要拼一个鱼死网破了裴大人说道:“各位稍安勿躁,听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吧!”。

十八年前,云台府的柳家和南平县的李老板家订下了娃娃亲可是十八年后,昊金郎因为垂涎李家小姐李艾艾的美貌,便雇佣泼皮任二接连凿沉李家运粮的大船,致使李老板的米行欠下了巨额的外债炅金郎假装仗义,替李老板家还清了亏欠,就这样,李家小姐和炅家公子的婚事就水到渠成了。

裴大人说的柳家就是柳琴师的家,柳畅和李艾艾订的便是娃娃亲炅金郎横刀夺爱,娶走了李艾艾这就是以往的经过!牛府台狐疑地说道:“这悔婚之事和七尸血案有关系吗?”裴大人道:“当然有关系!”李老板悔婚,柳琴师当然不同意,可他只是一个琴师,怎么能斗得过财势通天的李炅两家?正在柳琴师准备到官府递状纸的时候,柳姜氏却一股急火病倒了——柳畅虽然不是柳姜氏所生,但柳姜氏天性善良,自然不想叫柳畅受一点委屈。

柳姜氏因为李家悔婚,一病再床,十天未到,便含恨而逝了柳琴师恨死了任二、李老板还有仗势欺人的炅家父子李老板悔婚的前半个月,赵镖头曾到柳家订制了一张虎啸琴李老板购买白米的银子,每次都是赵镖头负责押运的,两个人的私交甚好。

李艾艾今年已经十八岁,赵镖头订制这张虎啸琴,就是将来要送给李家女儿当嫁奁的柳琴师制琴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这把琴的真正用途当他发现自己竟是在给悔婚的李艾艾制琴的时候,他真是后悔得都要抽自己的大耳光了!柳琴师找到赵镖头,他送还订金,并称自己老伴新丧,无法完成虎啸琴的制作任务!眼看着再有几天炅李两府就要联姻了,赵镖头再请别人制琴,已经来不及了。

赵镖头拔出腰刀,威胁柳琴师,如果完不成虎啸琴,他就要拆了柳家的琴铺……如果让性如烈火的柳畅知道赵镖头敢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他的南平镖局可就麻烦了!柳琴师万般无奈之下,就用二百两银子买通了县内的一伙无赖,这五个无赖便假装着绑架了柳琴师。

柳琴师原本是想借着被绑架的机会在土地庙中暂避风头……可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七天前,柳畅竟从一个到朝天观烧香的香客口中,得知了继母过世的消息,他骑马下山,回家奔丧,半夜到家的时候他才知道,继母柳姜氏早已经入土为安了。

更让他震惊的是,他父亲柳琴师竟被人绑架了!柳畅怒火万丈,他背负宝剑,连夜便上了云台山,经过一天的寻觅,他终于发现了土地庙中那五个假绑匪的行迹柳畅在第二天的半夜一脚踢开庙门,杀进了土地庙,那五个假“绑匪”和一个老和尚没等反抗,就变成了柳畅的剑下之鬼……。

牛大人惊呼道:“您说那和尚和五个黑衣绑匪是被柳畅所杀?”裴大人笑道:“你不信,可以问问被我们围住的黑衣人!”那个黑衣人怪吼一声,启手便扯掉了脸上的面巾,就在火把的光亮之下,可以清楚地认出,那个黑衣人正是柳畅。

柳畅痛苦地叫道:“不要说了,那五个假绑匪和老和尚确实是我杀的!”柳琴师当时正在土地庙中睡觉,当他被厮杀的动静惊醒过来,柳畅已经连杀六命,柳琴师看着地上的六具尸体,他急得也是连连跺脚,这件凶案官府一旦调查,再笨的人都会想到是柳畅救了自己的父亲。

柳畅虽然是半夜到家,云台府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可真要有聪明的捕头去八公山一调查柳畅下山的时间,柳畅就将难脱杀人的罪名了柳畅连杀五名绑匪还好说,他最不应该一剑杀了土地庙中的老和尚柳畅现在即使不被砍头,也得从军发配,判个流役之罪了。

柳琴师为了救儿子,他便模仿炅沐雨的笔迹,写了一个怂恿任二黑吃黑的纸条,然后再叫柳畅拿着一锭五十两的银子和纸条一起送到了任二的床头任二见财起意,果然上当,他劫走了五名假劫匪的古琴和银票,他便成了柳畅杀人的替罪羊。

炅沐雨是云台府商会的会长,柳琴师和他有书信往来,模仿炅沐雨的笔迹并不难牛府台不解地问道:“任二受炅金郎的雇佣,凿沉李家米店的运粮船,柳琴师是怎么知道的?”柳畅道:“任二有一次喝醉了酒,他跟自己的狐朋狗友吹牛,凿船的事是被我父亲无意听到的!”

柳琴师为了把嫁祸之计做得更完美,他又挖空心思,在勒索信的背后,写了一首陷害任二和炅沐雨的琴谱在柳琴师的设计中,案情是这样的——李家悔婚,柳琴师不允,他准备到官府去告炅李两家炅沐雨便派人绑架了柳琴师柳琴师虽然被绑架,可是他仍然不肯向炅沐雨妥协,炅沐雨老羞成怒,便派任二到土地庙撕票,任二来到土地庙,他得到绑匪勒索来的银子和虎啸琴之后,便杀了那五名绑匪和庙里的老和尚灭口……。

牛府台叫道:“不对,那五名假劫匪已经被柳畅杀死,任二怎么能又劫走了“五名死劫匪”手中的古琴和银票呢?”裴大人道:“这个就只有柳畅能回答你了!”柳畅咬牙道:“那几个复活的假劫匪是我府中的家人所扮!”柳畅怕那几个装扮假劫匪的家人泄密,事情完结之后,便在土地庙的火堆中烧了他们穿的黑衣服,并一人给了他们一笔钱,然后将其秘密遣散,现在那些仆人们早已经远走他乡去了!……

任二在回家的路上打开琴囊,一见那虎啸琴还没有油漆,他便把古琴丢到了山崖下,柳畅从庙后把那五具劫匪的尸体一一扛出来,随着尸体落崖,一场嫁祸的大戏上演了!牛府台听罢案情的真相,他又纳闷地问道:“柳琴师用一首琴谱嫁祸给了两个人,真可谓用心狠毒,可他又是被谁杀死的呢?”

柳畅双目含泪道:“我父亲早已经身患绝症,他为了救我,更是为了惩罚李炅两家和为虎作伥的任二……他竟然自杀身亡了!”如果不是悔婚,柳姜氏也不会死,柳琴师一是为了儿子,二是为老伴报仇,他不惜自杀身亡,然后用自己的死,来报复李家炅两家和任二!

柳福那日往府门外丢柳琴师喝剩下的草药包,裴大人已经暗中命人捡了回来,裴大人经过寻访开药的大夫,柳琴师身患绝症的事实早已经被他掌握了裴大人为了叫柳畅现行,他故意按照琴谱的指引,抓了任二和炅沐雨,他并把柳畅要来杀人的消息通知了本案的罪魁祸首——炅金郎。

柳畅脾气暴躁,他一见炅府的婚礼如期举行,终于按捺不住心底的怒气,夤夜持剑,潜进炅府,击昏了新娘后,再刺杀新郎……这就是以往的全部经过!牛府台听到最后,问道:“柳琴师死前做的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呢?”裴大人从怀里摸出了柳琴师案头的那册《古今琴谱》,他翻到第七页,那上面的琴曲叫——《忏悟吟》

柳琴师的那个手势很简单,商人们在讨价还价的时候,会用捏七,插八,勾九,挠六的手势来代表数字柳琴师那个手势指的是琴谱的第七页,他用琴曲《忏悟吟》表达了自己的心思——他为自己做过的事深深地悔过了!一段小小的悔婚,竟引出了一连串的血案,柳琴师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一场豪赌后,却输得精光。

在那个时代,一个小小的琴师,就是一只小小的蚂蚁,他们的命运,其实早就已经注定是悲剧了!

柳畅现在已成了实实在在的杀人犯他未等捕快上前围捕,柳畅大叫一声——爹,是儿子对不起你,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当您的儿子,好好孝敬您,不再鲁莽,我一定要听您的话!可是有炅金郎那一伙小丑在人间横行,我却死不瞑目!……”柳畅叫罢,横宝剑便抹向了自己的咽喉!。

看到一个有为的青年自刎而死,裴大人也是痛惜得连连摇头李家米店的李老板面对汹汹的流言,心情郁闷,一日酒后,失足落河,溺水身亡炅金郎被牛府台以幕后唆使,图谋险恶的罪名关进了县衙的大牢,当天下午,炅金郎便被关在一起的任二给掐死了。

三日后,炅家又传出凶信,新媳妇李小姐悬梁自尽炅沐雨被放出监狱后,回家便一病不起,两个月后,便大口吐血而亡了如果用贪婪的钥匙,打开欲望的房门,从门里便会蹿出来可怕的罪恶,十几条鲜活的生命已经冰冷,留下叫人思考的东西,真的很多很多!

关注更多好玩有趣的历史,请加微信lichuchu430

本文由小萌宠于2022-10-15发表在晨夕宠物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链接:https://www.chenxi521.com/toutiao/202037.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